笔趣阁 > 玄浑道章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剑过光破影

第一百九十五章 剑过光破影

笔趣阁 www.34ppp.cn,最快更新玄浑道章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任殷平自攀微台上站了起来,望着天空之中,在那重重云雾之后,有一座恢廓殿宇出现在了上方。

    元都派除了日月二殿之外,尚还有一座元都之殿,那处才算是得上整个元都玄图的机枢主殿。

    这地方本来唯有掌门继承人或是掌门本人才可入内,可在元都派定约并入天夏之后,这殿宇已是被荀季封镇起来了。

    任殷平的权柄不够,得不到大殿的承认,也便到不了上面。

    然而天夏主动破约的话,就意味着束缚尽解,那么他就可以直入其中,以临时掌门的身份掌握那里,从而取得暂时的权柄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足够了,足以他赢下眼前这一局了。

    心念转动之时,他也是试着渡去,只是意念上去之际,神情却是微微一变,那里一层阻碍依旧,与之前尝试之时毫无两样。

    定约……竟然未破?

    张御激发那牌符之后,便顺着感应所在遁去,但过程之中,只觉有诸般力量向着自身压来,他没有动用身上道衣,心光一撑,清光洒开,将这股力量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而越是抗拒,越是感觉自己在与那一处接近,最后心光一空,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辽阔浮陆之上。

    尽管方才好似经过了极长时间,可他却能明确知晓,自己事实上只是一意转动之间就到了这里,此间天地之运转已不可再拿惯常的眼光去判断了。

    此刻往天空看去,二十八宿星辰环列,漫天诸星映照,光芒洒向巨陆,这里好像一片真正的天地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不算错,这元都镇道之宝就可以视之为一处单独的界域。

    从韦廷执先前带来的消息来看,那是二十八星宿应该就是那二十八殿了,他目光又往顶上看去,那里大日临空而照,月光偏居一隅,而那大日当就是日殿之所在了。

    在明确自己已至元都之内后,他便按照与玄廷的议定,首先唤出训天道章,试了一下,发现言语却是能够传递往来,自己可以随时可以玄廷保持沟通。

    他眸光微动,原本以为,元都玄图号称镇道法器,对于附着于大道之印上的训天道章便不能阻隔,也当能有所搅扰,但实际上并没有影响,他猜测这或许也可能是任殷平所掌握的那一部分并不完全之故。

    可不管如何,这是一桩好事。

    而今风廷执在上宸天,诸廷执之中也就只有晁焕能与他交流,不过由其沟通两边,也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上层清穹之中,所有廷执都立在穹光殿中等候消息,晁焕这时抬头,大声道:“张守正传来信传,他已至元都!”

    众廷执都是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陈廷执道:“当用三才神圈了。”

    林廷执道一声好,这次他是由分身看顾悬针,正身抽隙到此的。他自袖中拿出一枚无色无形的气圈出来,在场众人无法观见此物,但却能感觉到其存在。

    而此物好似沉重无匹,只一抬起,所有人都是感觉浑身一沉。

    林廷执伸手在气圈上面一抹,刹那间,圈身之上有无数毫芒泛起,十分刺目,他将此宝往外殿外一抛,这东西就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就在抛出神圈的同时,还有一蓬红砂也是被他一并洒了出去,但见红光一闪,同样沉入云海不见。

    元都门中,任殷平发现定约没有任何动静之后,他心思立转,很快判断出来,有这等结果,除非是来人此行被视作元都内部之事机,是出于私,而非出于公,所以定约不破。

    他此前就听说了张御之事,知道后者曾在大师兄荀季门下修道,但若只是这个缘故,还不足以被如此认定,所以其人此行到来,一定是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名分的。

    这个名分可以他大师兄荀季所授,也可能门中之人所予,但无论哪一个,都对他所预想的安排造成了妨碍。

    他目光微冷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没办法解决,只要镇压来人,再做一番法事,或者迫其改口,强行认定张御为玄廷派遣出来的,那么就可以破除一部分定约,只要不是全部定约是被他主动撕毁的,那么剩下的心誓代价他却是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只要他功行仍在,并能执掌整个元都玄图,那么一点代价也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然而正待他出手对付张御之际,却是发现天外有一圈神光照来,整个元都玄图被此光一照,居然被定住了一瞬间,虽然玄图随后又是将之摆脱,可在短短片刻之内,一蓬赤红尘砂自不知处而来,瞬间沾染到了玄图之上。

    本来元都玄图时时挪转,似与天地融同一体,无处可见,无处可觅,可被此砂一染,却好若浓墨入清水,变得醒目无比,转挪去了哪里都可被望见。

    他神情一沉,明白这是玄廷手段。应当是借用了那入门牌符,寻到了所在元都玄图准确之所在。

    显然他在算计玄廷的时候,玄廷也在借此算计他。

    若是那染上来的尘砂不除,那么以天夏玄廷的底蕴,下来不定什么时候就可真的将这镇道之宝定压住,进而杀入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他不能不顾,且由于现在只他一个人执掌玄图权柄,也无法交由他人去解决,只能由他自己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这般他就暂时顾不上张御了。

    他当即传声道:“王师弟,乔师妹,你们稍稍阻挡一下来人,你们以元神相牵制便可,不必与他当真拼命,等我抽出手来,自会亲来处置此人。”

    王道人和乔悦青二人方才感得有人闯入,就在等候他的命令,现下听得他传命,也是当即应声。

    二人正身落于自身洞府之内不动,但是一道元神却是同时飞遁出殿,一起往张御所在之处落去。

    张御这里在与玄廷沟通过后,继续按照既定的策略,一抬手,将那“追仙铃”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物名为铃,实际上却是一团光芒,但在拿了出来后,便有一股股奇异波荡向着四面八方传去,这东西也是在不停急颤之中,看着像是随时会崩开一般。

    他也不去多看,将此物往外一扔,由得这东西出去之后,崩散为无数细小光点,再纷纷向外散去。

    先前玄廷判断出,瞻空道人十有八九就被困此间,而这追仙铃只需要你知晓追寻之人的姓名样貌,又与之接触过,那么就可以试着追寻。

    虽然瞻空道人被困之地很可能禁制严密,可这法器只要有一丝缝隙,或者一丝可趁之机,就可见缝插针,寻到可能存在的其人。

    瞻空要是真的能被解救出来,凭其威望,那这场斗战许还不必要到那最为无可挽回的地步,那么还在此间的韦廷执也可能因此脱困,这是一举两得之事。

    只是方才做完此事,却见天空上方有清光落来,王道人和乔悦青二人身影自里出现,拦阻在了前方,看得出来,二人此刻俱是元神显化。

    两人对他稽首一礼,乔悦青道:“张守正,为何闯我山门?莫非玄廷欲要毁弃我双方约言了么?”

    王道人则是指责他道:“玄廷派遣尊驾前来,显是破约在先,那却也不怪我元都门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可不会顺着二人的话头说,若如此,那便是承认自己率先破约了,他道:“此番御乃是受贵派瞻空道友之邀而来,助他脱身,不然如何进得了此间?”

    “瞻空师兄?脱身?”

    乔悦青看了王道人一眼,传声道:“王师兄,怎么回事?”她感觉张御说得不错,要是没有人助他,那根本进不来此间。

    王道人正色道:“师妹,外人之言,岂可轻信?关于瞻空师兄,击退了此人,为兄再与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乔悦青看他一眼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张御没心思与这二人在这里纠缠,此行正主乃是执掌元都镇道之宝的任殷平,而不是面前这二人。

    晁焕方才已是通过训天告诉他,玄廷已经牵制住了任殷平,但是并不会太久,望他能抓住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而他这里心念一动,乔悦青和王道人也都是生出了感应。此前乔悦青与张御一战,已知他擅长飞剑,根本不敢让他率先发动,故是他们二人不约而同祭出两道梭状法器,随后拿定法诀,准备合力定压张御。

    他们不求胜得张御,而求先将他拖住,等到任殷平那里一旦抽手出来,自能调用镇道之宝将之镇压。

    然而张御的发动却比他们想象之中更快,就在二人动作之时,一道剑光已然飞起,几乎是不分先后从二人元神之上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而他不顾守御发动剑势,那两件梭状法器也是毫无阻拦的落到了他身上,先自破开心光守御,再往内里撞来,可当再是落至那道衣上时,却有两枚道箓自上飘出,将两件过来的法器俱是抵住,令之无法再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王道人和乔悦青二人身影闪烁了一下,就如泡影一般消散了。

    而那两件法器失了御主驾驭,在坚持了片刻之后,后力顿失,便自凭空掉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那剑光一旋,霎时回到了张御心光之中。他这时抬头目注上空,把袖一振,身上清光一放,放出一团不亚于漫天光华宏盛清光,就那天顶之上的大日冲射而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起名手册女孩姓于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彻底断了倒卖个人信息的“毒瓜秧”| [8点见]最新!天津一小区新增4例本土确诊!| 潜水拍到惊人一幕|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《听见她说》,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| 彻底断了倒卖个人信息的“毒瓜秧”| 《花千骨2》即将开拍,赵丽颖归来,杀阡陌白子画迎来大换血!| 警惕!饭后做这件事,可能导致肠道坏死!| 如何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到发展全过程各领域?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|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,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「倾听」锡剧名家季春艳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《狼殿下》播出对肖战是重大利好,重回巅峰指日可待| 《狼殿下》播出对肖战是重大利好,重回巅峰指日可待| 如何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到发展全过程各领域?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| 新疆新增病例6例| 贪5.8亿还有人念他好?警惕“两面人”的村霸|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,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「倾听」锡剧名家季春艳|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| 《花千骨2》即将开拍,赵丽颖归来,杀阡陌白子画迎来大换血!| 张一山对《鹿鼎记》最大贡献,就是衬托出别人的好| 男性接种HPV疫苗| 双胞胎替考被识破| 28岁春晚一夜爆红,“不差钱”的小沈阳,11年后只想活给自己看| 最无奈的是,被偷走的人生终究还是无人买单| 五眼联盟,小心被戳……| 恒丰原董事判死缓|